首页 >> 晨光学子 >>学生习作 >> 考场命题作文:窗外(5篇)
详细内容

考场命题作文:窗外(5篇)

时间:2021-06-03     作者:初三(1)班 柯子涵 吴晶语 占珙伟 曹天阳 等【原创】   阅读

窗外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柯子涵

窗外,一片漆黑。黑夜笼罩着整座城市,白日的喧嚣被无尽的墨色藏匿,就连星辰也被和着晚风的薄云披上朦胧的白纱,隐去了光芒。

手指因长时间的握笔而微微颤抖着,笔杆浸润着滑腻的汗水,“啪嗒”一滴墨从笔尖滑落,顷刻间,便在宣纸上绽放出一朵突兀的墨花。又一张宣纸告废。

脚边的废纸篓中静静躺着堆积如山的纸团。

犹记初见《九全宫碑》,虽是影印本,但依旧气度不凡。那外拓的大字如鲲鹏展翅般海纳百川,力透纸背。为此,我练废了一沓沓的宣纸,临纂了一本本的字帖,翻阅了一部部的典籍,却始终模仿不出那非凡的神韵。

今夜,亦是如此。

“嘭嘭”随着几声轻叩,门把手转动,是母亲的身影,轻声提醒着我该休息了。我放下手中的笔,走至窗前,试图将这一身的疲倦与烦躁拋下。

窗外是如墨夜色,屋内是灯火通明。书桌上的笔墨纸砚随着光,一同反射到窗的那头。隔着薄窗,望着那头的一切,一种亲切之感打开了时间的闸门,唤醒了尘封的记忆。

隔着一层簿薄的透明玻璃,我在这头,书法在那头,书法兴趣班的老师作着示范,提笔点墨,乘兴挥毫,那墨痕在纸上徜徉,如松柏般挺立的身姿,儒雅的气质,展现着个性与美感的方块字。将本是路过,偶然间一瞥的我牢牢吸引,驻足于此地。这便是我与书法的第一次相遇。

自然而然,我伴着悠悠岁月,开启了我的漫漫书法之路。当初稚嫩的手握着粗粗的笔杆,毛笔虽没多重,但那柔软的笔尖却如无法捉摸的精灵,顽皮地捉弄着作为初学者的我。从苦练基本功,握笔画圈一画就是许久,再到点横勾抹钻研良久,从歪歪扭扭的笔画到初具稚形的汉字,每到瓶颈之际,我的脑海中总能浮现出与书法的初遇,那惊艳的隔窗一瞥,回忆起自己的初心与怀揣在心间的热爱,再度提笔书写出自己的理想。

翻开《曹全碑》,汉朝的风从指尖吹过,柔和典雅,蚕头燕尾,我触摸着那段文化;去《黄州寒食站》感受“三度寒食春蚕落”的忧愁哀伤;到《兰亭集序》中畅饮吟诗,体验仰天长啸的豪情壮志。我握着毛笔,体悟从古到今的优美文化,在这白纸黑字间书写下成长的印记。

月华如水,窗外,枝头,月牙儿拂去薄云,重绽放光彩,将月华倾洒于地,一切皆如梦幻般泛着银白色的光,我伴着窗外皎洁月光,提笔落墨,静心定神,书写出独属自己的神韵,感受那一纸的墨香氤氲。

 

窗外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吴晶语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五月的骄阳射出耀眼的光芒,天气很热。

我撒娇般地拉住母亲的手,请她答应陪我去游泳,母亲含着笑拉着我走向泳池。

母亲其实是不会游泳的,况且因为她先天性的高度近视,她也不可以学习游泳。泳池柜台的姐姐飞快地翕动两片薄薄的唇,报出价格。母亲付了钱后便准备陪我进泳池。然而柜台姐姐说:“只要进去,就得买票。”这是我没有料到的,母亲尴尬地站了一会,将我的给我泳衣递给我,说:“小语,妈妈在外面等你,就在那儿!”我顺着母亲手指的方向看了看,不悦地说:“好吧。”然后,转过身便进入了泳池。

从烈日下到泳池中,我很是快活,在凉凉的水中.一会儿蛙泳,一会儿蝶泳,一会儿仰泳,游出了各种花样。也不知道游了多长时间,总之我全然不记得母亲在外面等我。

我终是乏味了,从水中起来,岸上的风拂过我的脸颊,凉丝丝的。我还沉浸在水中的欢快,回味着水中的惬意,转过身准备再钻入水中时眼波流转,不经意地一瞥,我的脚步定住了。

窗外,母亲就在她指定的地方迎着烈日,如一尊雕像般站在那儿,她的眼神定定地凑近玻璃窗,正微笑地看着我。只有火热的风吹起她披下的长发。她真的一直站在那里,站了两个小时————这是一道风景,一道永恒的风景。

往事也依稀涌来,当我在乐园中玩耍,她也是在窗外默默地看看我;当我在上舞蹈课,她还是在窗外满怀期待地看着我;当我在台上比赛时,她依然是在窗外看着我,那眼神充满鼓励、充满期待;当我在运动场上肆意奔跑时,也总能看见她的身影......她的身姿细长、高挑,走过花丛中,不带走一片花瓣,就像花间的一道剪影。而此时此刻,夕阳映满了余晖,她的身影就在场馆的窗外,被夕阳拉出很长的一道斜影,被窗外透进的光映衬,熠熠生辉。

我跑出了场馆,远远地已经看见她笑着对我张开了双臂,温柔地将我搂住搂入怀中,轻声问到:“玩得开心吗?水里凉快吗?尽兴吗?”我点了点头,母亲没有看到有两行泪水悄悄地落在她细长的影子上。

我进入我在窗子中所望见的风景,我知道,此刻的夕阳很美,我与母亲的影子相互依偎,一个细长高挑,一个活泼可爱,我要带母亲走过林荫小道,走过烈日骄阳,走到她所梦想的远方,走到她一生寻 求的安宁无忧、幸福安康。

我们在每一扇窗的窗外,都是永恒的岁月与风景,相互偎依,摇曳生辉。

 

窗外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占珙伟

        窗外,清风朗月,少年如歌。

 ——题记

小时候,父母外出上班,半年的时间里,我住在奶奶家,但思念却如潮水泉涌,无时无刻不拨动我的心弦。

捱过秋末,迎来严冬,归期一天一天的近了,每个难眠的夜晚,窗外稀朗的月光总在墨色的的天空里,与我长久的相伴,我不止一次地起身望向窗外,在漆黑的泥道上寻找着那两个熟悉的身影,给予我的却永远是阴森森的恐怖和又涌上心潮的挂念。

我仍清楚地记得,那时的窗外,总有翘首以待的期盼和父母模糊在梦里泛黄的面容,在我的半年的时光里,给了我太多的满足。

后来,被父母接去城市里上学,窗外洋溢着乡土气息的泥土小路转为一栋栋林立的高楼,像被巨大的锁束缚的我,开始了繁忙而又紧张的学业。伴着昏黄的孤灯,寂寞的残影,我为自己的理想而持之不懈地奋斗,而童年里无数次窗外的情愫,也珍藏在心底。

一个月前,学业上的失意,让我与父母吵了一架。我的不甘、叛逆与他们的无奈,焦急,像是在无止休地争吵着,像暴风侵蚀着脆弱的海港。像雨滴击打着亟待凋零的残花。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泪水早已是不争气地滑过面颊,滴落在冰冷的桌面,父亲望子成龙的无奈和杵在一旁不知如何表达的母亲尴尬的神态,一次又一次的在我脑海中浮现,我开始审视起父母对我的爱,但当我再一次望向窗外,清风朗月依旧,儿时的回忆在我的心中涌起,心绪让我感到无比的熟悉,在那时,他们远在千里之外,但是否,也在心潮难捱地思念着我?

刹那间,我顿悟了,他们永远是那个最爱我的人,即使远隔千山万水,历经岁月沧桑,但那份浓浓的爱意却仍未改变,藏在了窗外稀朗的月光里,时时刻刻陪伴着我,从未远去。

窗外,不同的进程,不同的风景,但无论是乡间小道,亦或是市井之貌,月光总将我绚丽的青春和浓浓的爱照出一抹别样的色彩。于是,书桌上,奋笔间,多了一句青春的宣言,一道坚定的目光,梦想与坚守也再一次破浪启程。过去,现在,都仿佛被我紧紧的攥在手心,刻在熟悉的窗外。

恰如此时,风华正茂,星河长明。

原来,窗外,少年与爱都未老去。


窗外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曹天阳

这沾尘挂锁的窗,不推开,怎么知道窗外是一片阳光明媚的菜畦?

——题记

 

红漆星点的老墙,晦暗发黑的木阶,绕过几处曲折的青石小道,我迈入这方有些破败的庙宇。

虽有些破败,前来参拜的人群却络绎不绝,更少不了的是我这样的学子,怀抱着求神拜佛的心,企盼虚无缥缈的运气来保佑。

很快,鞠躬点香就结束了。虔诚的人群逐渐稀少,而我内心蛛网一般的忧烦却并不有半分减少,愈缠愈密,我决定随意散步,放松心情。

漫步在古寺中,期盼着内心的平和宁静,远方传来诵经的声音,空灵而肃穆,却在耳中那么喧闹,我胡乱地走进一间木屋,躲避这声音。

这是一间空旷的屋子,除了一尊木佛外,并没有其他的陈设。唯有一扇窗户格外起眼,这是一扇非常大的窗户,窗四角上的红木雕饰十分精美,窗纸貌似十分厚实,毫无办法窥得窗外半分,也是这窗子,让屋内一片晦暗,采光差,大概也是因为这,才没有人来这间小屋吧。

我想推开窗,看看外面的景色。然而,一条如虬龙一样盘旋的锁链横亘在我与窗外之间,它将窗户下端的缝隙都完完全全地遮住。青铜的光泽被尘土蒙盖,似乎呲牙咧嘴地警告我不要开窗。

伸在半空中的手无奈地又缩回口袋,我正欲离开,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为什么不推?”

我回头一看,是一位年迈的僧人,他似乎并不生气于我随意闯入这里。“上面有锁,而且已经蒙尘很久了,”我答道,“推不开的”。

“推推试一试吧。”僧人的话让我有些吃惊,锁上了还怎么推?但不知是不是他的镇定自若给了我几分勇气,我推了推窗户。

锁并没有被触动,它只是摆在窗上而已。尘埃倾下,“嚓”一声,窗竟被推动了。阳光照了进来,尘埃仿佛在空气中漫舞,刺目的阳光照亮了先前晦暗的一切,眯着眼,惊讶的我努力看向窗外……

窗外是一片碧绿的菜畦。

僧人拍拍我的肩:“推开窗,窗外是阳光灿烂的世界。”

蒙尘上锁的心窗顿时被打开,阳光照了进来,照亮了窗内,我看清了窗外。

    或许推开窗,就能看见窗外缤纷世界。不要为锁与尘误眼,打开心窗,阳光明媚,正是一副青蔬茵茵,生命展露的菜畦……

 

窗外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李治成

窗外,有一幅画:夜雨染新紫,炽灯照寒梅。

是一个最冷的冬日,我裹着厚棉袄回家,伞打着,很低,生怕高楼下来的雨让我着了凉。

终是归家,照例坐在书房,对着窗台,昂贵的隔音玻璃隔不开雨线,尤其是这冬日丝线织成的愁网,铺在窗面上,窗外是极模糊的。

窗内看得清楚,写字板上擦了又写的“期末考试倒计时”忽上忽下的“成绩折线统计图”,几盘水果,一摞试卷,一盏不背光的台灯,一对黯淡不亮的睡眼。我对着漫天盖地的红叉,一篇又一篇地翻出,塞进;耳畔时有父母的争吵,不过是对抗焦虑的手段,我能理解,我也有所需对抗的,手边的,头高的卷;只不过常有嘴中的叹息,偶尔看见写中高考勤奋学习的故事,眼角透出的泪来。于是,窗内弥漫起白雾一般的,沾在眼镜上,笼罩在心头。

还是会大哭大闹与父母吵一次架,大约是钟刚过十一点吧,我发觉母亲把我已“学完”与未“学完”的两叠试卷混在一起,“质问”她怎么回事,不记得当时多大声音,不记得她的回答,只听见“咣”一声台灯落到地面,我循声、再望向窗外,是照例的高楼,仅有高楼,和不照例亮起的一层层声控灯。惨白的,冷眼一般。

母亲悄声出去了,留下我坐在更靠近窗的榻榻米上,似乎是这名字。我又继续低着头,听着雨,流着泪。

哭倦了,睁眼,但低着头。窗上密织着夜雨,但窗外闪烁着嫩紫,分外鲜艳在炽灯笼罩下。我有几份惊喜,扒着窗看,凑近、俯视,的确是一棵梅树。刚开的梅花,冷雨洗去了懦弱,生出了刚毅、顽强。我有几分感动,再用纸巾拭干了泪看,我几乎兴奋地狂叫,似乎许多窗内的困难不存在似的,我只迷恋于窗外的景,再思忖着。

雷雨冬寒能生出如此美的腊梅,有炽灯和星辰照着它,冲破了高楼。我不觉吟出一句诗来:“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觉拾起台灯又坐回原位,拥着台灯拾起我的梦想。我同我的笔征战于试卷,对抗着所谓的敌。一时激动,竟也叫母亲来观窗外。

母亲也赞,在写字板上留下有关追梦,磨砺的话,我们也在心中记录下了这窗外的梅花,梅画。当夜,我做到很晚,窗外对面楼所有的灯都熄了,我才睡。捡拾明日的衣装时,发觉窗内书台上盛的一杯牛奶,是母亲刚送来的,还热。温暖溢着,似乎楼下的梅香也溢着。

尽管如今窗外,再没梅花,但心中有梅画,窗外有征途,我愿捡拾衣装,背负父母希翼,再征战场。窗内试卷与错题少了,窗外高楼低了,所以:

望得见星辰,心底梅香依旧!


指导老师:段芳

 


E-MAIL

chenguangzhongxue@126.com

电话:

0792-8110105  8138631

地址:

江西九江市庐山南路1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