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晨光学子 >>学生习作 >> 考场半命题作文:如果我能_______ (7篇)
详细内容

考场半命题作文:如果我能_______ (7篇)

时间:2021-05-10     作者:初三(1)班陈乐卉 潘锐怿 李治成 柯子涵 占珙伟 朱【原创】   阅读

如果我能再长高一点就好了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陈乐卉

母亲老了。

涂饰的眼霜遮不住丝缕溢出的鱼尾纹,精心打磨的妆容也掩不住眼角眉梢的倦色。爱美的心,终究没能敌过岁月流逝。我每每见她对镜自语:“如果我能再年轻一点就好了”,便有不可言说的心酸涌上眼眶。

       近日,她忽然心血来潮,说每天傍晚都要去跑步。我问她缘由,她笑答:“上次公司组织了一次体检,我整个人都处于亚健康状态。若现在再不锻炼,以后拖累你怎么办?”语罢,手脚利索地套上护膝,穿好跑鞋,倚在门边,准备出发。

我默然地站在她身旁,恍然惊觉自己已经比她高出了那么多,需要低头才能注视她。不由得想起儿时仰视母亲的那些日子,牵着她的小指,或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抬头看她买给我的气球。蓝天低垂,仿佛是由母亲的双肩撑起。那时我总是嘟囔着:“如果我能再长高一点就好了”,却不知,“长大”究竟为何物。

于是时光赶来回答我的问题,以身高为例,用告别作比。我一厘一厘地长高了,母亲却好像一寸一寸地矮了下去。我松开牵着她的手,跃下自行车后座,大步奔向更远的地方。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长高的呢?

也许是在鲜红的跑道起点,不愿回首看观众席上那双期待又紧张的目光;也许是摔倒后独自去医务室,不回答看到绷带后惊讶的责问;也许是背上行囊踏上大巴车,故意忽视身后送别的人群……我似乎与母亲渐行渐远了。

“我出门了?”母亲试探着问道。

我思绪被扯回眼前,低头看着渐渐变小的她,蓦然心头一动。那个独自远行的我并非真正长大的我,岁月走走停停,却只在这一刻让我读懂了“成长”:前行的脚步已经太快了,缓一缓行程,等一等母亲,也让她拥有那份迟来已久的爱。

    我转身回屋,为她在保温瓶里注一杯热水,就像她曾经为我做的那样。轻轻递去,轻轻嘱咐:“妈,你第一次跑,别太快了,以后适应了再提速。”心中却不由懊恼:如果我能再长大一点就好了!力所能及处竟如此微薄。

母亲愣了愣,转而唇角泛笑:“别担心。你……最近是不是又长高了?”

我亦微笑点头,目送她推门离去。昏黄的灯光晕染了静谧的气息,如时光流淌。辗转逝去,润物无声。

灯下,爱与我都在长大……

 

如果我能再嗅到那份清香就好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潘锐怿

       先是一抹苦涩,接着是一丝清甜,最后是一阵香醇,在嘴里化开,也晕进了心里。这,是青团带给我的体验。

乡下老家,年年清明节都要制青团。

将新鲜的艾草捣成汁,倒入雪白的糯米粉中混合搅拌,手巧的老者会将其揉制成一个个碧绿的小球,模样甚是可爱。团中包裹的豆沙馅,家里常自行炒制。将红豆蒸煮熟透后磨碎,与白糖一齐倒入锅中大火翻炒,每至这时,厨房的门后总是挤满了孩童——艾草的清苦与豆沙的香甜交织成一股浓郁的清香,竟硬生生将他们牵来了。

待材料都准备好了,便开始包馅。长辈们围坐一桌,嘴中拉着家常,手却如蝴蝶般翻飞,制出一个个小巧的青团,不多时便摆满一大盆。孩子们呢,也没闲着,年长些的张罗着将青团摆入锅中,迫不及待地想品尝这人间美味;年幼些的不知从哪弄来那么多小勺,人手一把,只要长辈们稍不注意便舀一勺豆沙往嘴里送,即使被发现了也并不气馁,找准时机又整装待发,看着他们与长辈斗智斗勇,竟像极了打游击战……

终于,一切准备妥当,伴随着极具仪式感的点火,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大人们围在锅边掌握火候,看着一个个青团,他们露出了慈爱的神色,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孩童们也不闹了,坐在椅子上远远地望着,露出企盼的神情。一切都静下来了,只剩下水沸腾的“咕咕”声,宛若仙乐。那青团的清香,伴着升起的袅袅白烟,直往我们的身体里钻,在心底晕开。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锅盖被打开了。手上捧着温热的青团,竟像是奇世的珍宝,深深吸一口气,一阵清香使整个人都充盈起来,轻轻咬一口,童年的味道。

如今,离开老家,我常怀念着那份清香,那份感动。在繁忙的学习中,我是多么想再嗅一嗅老家的青团啊!

上学时走得急未吃早餐,两节课后便已饥肠辘辘,突然,一个青团出现在眼前,同学的声音响起:“这个,给你!”我激动,打开食品的包装袋,却并没有记忆中的清香。有些失落地吃下青团,却意外地感到了一种力量涌上心间。带着不一样的感动看向同学的笑颜,或许,那清香其实并不遥远。

 

如果我能再遇那品茗身影就好了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柯子涵

一片艳阳天。

“奶奶,这茶叶也太苦了吧!”我略带嫌弃地将茶杯放下,嘴里的苦味挥之不去。奶奶笑着“茶叶要好好品,初时苦,末时甘,可以静心。”说罢,将空茶杯续上又一杯茗。

太阳炙烤着大地,肆意地向万物传达自己的激情与活力,轻而易举地穿过窗外树叶碎隙,留下一片斑驳光影,如同一位朝气蓬勃的少年。

我犹豫着,因心中的躁热,又将一杯茶执在手中,终是一饮而尽,试图感受那一份回甘。

依旧是徒劳,舌尖一片苦涩。

但,若只是看奶奶泡茶的身影,那还是极为享受的。将墨绿色的茶叶轻轻倒入小巧的瓷壶中,待水沸腾到咕噜咕噜冒泡之际,稍稍放凉,将它灌入壶里。看细碎的茶叶如受惊飞舞的蝴蝶,不断漂荡着。墨绿逐渐褪了色,泡开的茶叶颜色略微淡了些,叶脉清晰可见。待一切恢复寂静,茶水泛了黄……阳光照在奶奶已不再年轻的脸庞,显得愈发慈祥柔和,提茶壶、举茶杯的模样端庄而不轻不慢,从中仍可窥得奶奶年轻的几分风采。

同一人,同一套茶具,几年后心境却是截然不同。

天是灰蒙蒙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未尝有要歇息的迹象。几只飞鸟掠过长空,给单调灰色增添了几分黑白色彩。

雨下得恼人,我百无聊赖地待在屋内,心心念念的,全是今日的踏青计划。心境愁苦烦闷,回忆起的自然是这些天的一箩筐烦心事,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不断在脑海中回放。

忆起奶奶的品茶静心,学着她泡茶的手法,看着茶叶在茶杯中不断舒展,细细品茗,一阵苦味过后,味蕾将丝丝甘甜捕捉。心中的慢镜头暮地放大了许多,寻出平日里没感知到的小确幸。

回想起奶奶的一生是充满坎坷与艰辛的。仍记幼时,奶奶时常独自一人泡茶品茗,思索着摆脱困境,未尝动怒或埋怨,永远将正能量展现于人前。现在想来,奶奶是将“把生活的苦难看作人生的惠泽”做到了极致。这是奶奶给予我的精神财富,学会享受苦趣。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一年前,一场疾病将奶奶带离人世,故人不再,如果我能再遇那一品茗身影就好了,去多陪陪这风雅温柔的身影。

天空放晴,手捧一束阳光,脑海中仍是奶奶的一犟一笑,依旧是那杯苦中带甘的茗。

 

如果我能再见它一面就好了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李治成

常于不经意间,转眼看见一棵树,像是乌樟。那么它栽在哪儿呢?我又何曾见它?何曾离开?细细想来,是姨父公寓外的一棵老乌樟,去年从秋日搬入新房后便不曾见它了。

肆意的夏炎席卷了道路两旁的花草。我因求学奔波辗转至小城。寄住在姨父家西城公寓里。坐在车上,窗外是灰的墙,棕的瓦,弥漫着一股陌生感。街上的立交桥交错着,街灯喧闹。车流比镇上快得多,给我带来一阵紧接一阵的晕旋。

下了车,第一次进入这公寓,入眼一棵极高大、黝黑、苍老的树,有树皮开了裂。我久久驻足,才询问姨父,这棵树是什么树?哪儿来?姨父说不知,只是他来这儿时,树就在那儿了,十多年来没什么变化。我近身抚摸着宽大的树干,树叶挤压发出的声音安抚着我,便有了归属感。夜里同蚊虫抗争,难入眠,只注视窗外的绿意,凉意浸润全身,才做了一个又一个关于未来的梦。

求学之路自然艰辛,有风风雨雨,只是一次偶然也必然的考试失利而已,却又加上老师厉声批评,城里孩子的讥讽排挤,那一句句尖酸的话,正如这一天尖刻的雨,环绕在耳畔,萦绕在心头,充斥于我一人独行回家的路,陪我的仅是一把轻薄的伞,一个沉重的包,一个游子的身。

几乎是哭着跑回了家,任凭几点雨打在脸上。路面湿滑,树荫下却几乎是干的。我躲在这乌樟下呜呜的哭个没完。树下的一个“闲敲不见君”的棋桌,一把湿透的伞;树上的,一片无星辰的灰天。“嘿!”早归的姨父并未发觉我的伤心,只打个招呼,我回应他。他捡拾起他和我的两把伞,抖落了这一晚的夜雨,和这一日的疲倦、烦闷。然后他开导我说,不论是有什么伤心事,都可以同他说。我询问孤独,他答:“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譬如这树肯为你张一把伞在倾盆雨下,那必有朋友在苍茫大雪时,送来温暖,有亲人,送你温情……"。

再后边只记得做了一个童稚的梦,苍老的乌樟伸出蜘蛛,网住了几许老天爷的泪,许多流萤在姨父送来的炽灯旁跳舞曲,我与姨父一起弈棋,乌樟观棋不语,时而挥叶称赞。再后的梦,是我与小城愈加熟悉了。

只是那年秋日未曾见它叶黄便走了,只晓得叶落定为下一年春秋蓄。那树教会了我太多,西城公寓姨父那儿存放了我太多回忆,让我扛住了对新城的陌生。

感谢你们的接纳!如果,能再见一面就好了!

 

如果我能再坚持热爱就好了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占珙伟

        那日残阳如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教会了我应坚持内心的热爱。

                                                        ――题记

        八月的炎热,满满的溢进行人躁动的心里,开着空调的图书馆,成为了我复习的好去处。

        寻一处安静、僻远的角落,我将满载的课本放下,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个个知识点,飞速决定着自己将要复习的学科,时间,在钟摆的一次次转动中,缓慢地流淌……

“同学,今年读初几呀?”一声突如其来的询问,将正在专心刷题的我拉起,我有些木然,抬头一看,是一位看着二十出头的年轻大哥哥,我草草地回了一句:“马上读初三。”可他却坐在了我的对面,从包中拿出了一本余秋雨先生的《行者无疆》,便专心地读了起来,他沉醉的面容里,仿佛也撞开了我的记忆。

       两年前,一样的酷暑,同样的画面。

       我正手捧着一本《病隙碎笔》,思绪,随着史铁生的悲惨、坎坷经历,而起伏无常,那几个月,我深深地陶醉在文学的海洋里,走进了一位位作家,细腻的情感世界里,沐浴着一个个看似简单,却意蕴无穷的文字所散发出来的沁人的幽香。而就在上初中之后,繁忙的学业却让我放弃了阅读,一次又一次的分数打击下,迷茫的我,再也没能继续汲取书中勉励的力量,史铁生在轮椅上创造出的异于常人的生命宽度终究被我淡忘在记忆的转角。

      “如果我能再坚持热爱就好了。”望着眼前这个仿佛记忆重叠的身影,我的心中有了无限的悔恨,我起身,在偌大的图书馆里,艰难地寻找到之前阅读的《病隙碎笔》,用手抚摸着这两年来所落下的尘埃,熟悉的文字,熟悉的体验,再一次从心中涌起,我再一次陶醉在了书的芳香中。“同学,你也喜欢读书?”他仿佛有些激动,我聆听着心中的声音,坚定的点了点头,于是他便像恰逢知己一般打开了话闸子,他向我谈起诗词歌赋,散文大家,几天的时光里,我们成为了共同阅读的好友,他谈起自己做志愿者的经历,卖过图书,当过管理员,但一切仍坚守在自己所热爱的文学之上。

       八月末,他便要离开了,那个傍晚,我来到图书馆与他告别,他送给我一本他最爱的《行者无疆》,封面赫然写着“感谢相遇”,于是,他便在夕阳的勾勒下,消失在酡红的天宇。

       那便愿你行走在无疆的热爱里,不忘初心,归来仍是少年。

       而我,也重新拾起了那一份久违的热爱,沐浴在文学温暖的韶光里,将之前的懊悔转化成了坚持的最大动力,无悔的走在这一条属于我的道路上。


如果我能再与你相拥就好了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舒慧妍

只要想到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只要想到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题记

最后一次与你面对面,是在阳光灿烂的城北机场。

那日你带着欢欣与雀跃准备登机,我在你身后,看你背影。离别前,你轻抚我手心说着叮嘱的话,我强忍泪水,你却脸上带笑。我知道,要去看几年未见的女儿有多么开心,但我不理解你,为何要这样去下一家子人,远离家乡,不知归期。那时,我侧身躲开你的拥抱,不去看你,眼泪悄然滴落。那一日,我是怨你的。

可到如今,距你远离已有一年余,那一日的埋怨已被光阴消磨,成为了捱人的思念。如今,我是想念你的。

外婆,近来可好?你去美国已这么久,美国疫情依然严峻,你无法回家,我也无法去看你。透过冰冷的太平洋水,总是想起那天在机场错过的拥抱,我已不知道后悔了多少回。我日复一日地想着你的脸庞,想你温柔如细水般的声音,想你温暖让人安心的怀抱。我总是在夜晚回忆你陪我长大的那些岁月,细水长流,引人怀念。你对我的影响颇深,在焦虑时,我学会了和你一样的心情淡然。可终究,在伤心流泪时,等不到你的拥抱。

那一日,从母亲手机中,传来你轻柔的声音。是再简单不过的节日祝福,却让我心尖轻颤,潸然泪下。我重复插播放了一遍又一遍,泪眼中,你的脸庞浮现,过往一寸寸晕开,这才发现,我终于,理解了你。

理解了你的毅然离去,理解了你的细细叮嘱,理解了你和我一样的,思念。或许曾经的你就如同现在的我一般,也许更甚,在皎洁的月光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回想着亲人的脸庞,熟悉的乡音,故人的笑靥。对女儿的思念层层噬咬,皱了你的眉头,于是在两难中,你选择了飞越广阔的太平洋,与家乡道别。如今,我早不怨你,我只是默默地想念着你。

已经分离,我也只能想着如果,如果那一天在机场,没有躲开你的拥抱,或许那最后的温暖,会让你我都更加坦然;如果最后目前你离开,牢牢记下你的背影,或许如今的思念,会没有如此难耐。

外婆,我心中的南山,早已落满了梅花。我会仍然日夜想念着你,想着如果——如果我能再次与你相拥,那该多好。


如果我能再懂事一点就好了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安思睿

一切幸福的背后都是父母的辛劳付出。

我们在考试后,时常想着“我能再细心一点就好了”,我们明天大早上睁开惺忪的睡眼,时常想着“我能再睡一会就好了”。

初三的我,时常回忆起那逝去的两年美好时光,想着“我能再懂事一点就好了”。

时间的滚轮转到初三上学期,又是周六,我背着书包飞快地从学校冲向车站,在飞驰的动车上一边听着歌一边想着晚上一桌丰盛的饭菜。下了车,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见父亲在车站口迎接我时的笑脸。我走出车站,一边走一边焦急地寻找父亲,可我却迟迟看不见父亲的身影。出了车站口,同学的家长跟我讲让我跟他们一起回去。到了家,已经七点多了,我拿钥匙开了门,家中十分寂静,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回到房间,拿出作业边写边等着父母回家,渐渐地,我趴在桌上睡着了。突然,我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看看桌上的闹钟,已经九点了。这时的我已不是期待,而是满腔怒火,我冲出去对他们大喊道,“你们怎么才回来”。父母只是说到厂里要出货,很忙,我迅速地跑回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半小时后,我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我打开房门,走向厨房,看见母亲正在厨房里端出香喷喷的饭菜,母亲看见我后,满脸笑容地说道:“快,洗手,吃饭!”我才知道这是妈妈拖着疲惫的身子为我做的。

时间的滚轮转至初二上学期。那是周五的一个晚上,我已经与作业奋战至近十二点。十点就已经入睡的母亲爬起来问我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我说道我想吃水煮蛋,母亲不久便从厨房里端出来一个碗,里面躺着两颗蛋,上面还冒着热气。可是那天我刚和母亲吵完架。

时间的滚轮转至初一下学期。那段时间,我从学校里回来发现母亲染了一头红发,那时我还想母亲怎么突然染起头发了。过了几天,偶尔看见母亲在梳头,才发现母亲并不是为了时尚,而是为了遮盖住那根根银丝,但是无论多么鲜艳的颜色都不能掩盖她那逐渐增长的年龄,无论多少瓶护肤品都遮挡不住她额头的皱纹。

岁月啊,你慢点跑,不要让母亲额头上布满皱纹,一定要让那鲜艳的红发遮盖住那根根银丝。

时间的滚轮到现在,回想起那晚我对他们的大喊一声,不禁感到惭愧,一切幸福的背后都是父母的辛劳付出。如果我能再懂事一点就好了。

 

    指导老师:段芳


E-MAIL

chenguangzhongxue@126.com

电话:

0792-8110105  8138631

地址:

江西九江市庐山南路1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