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晨光学子 >>学生习作 >> 半命题作文:那声音特别_______(6篇)
详细内容

半命题作文:那声音特别_______(6篇)

时间:2021-03-12     作者:初三(1)班 胡心淳 陈乐卉 等【原创】   阅读

那声音特别神秘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胡心淳

呼啸的海风声依旧萦绕于耳,冥冥之中,似乎有个神秘的声音在召唤着我,于是,又一次的,我来到了海边。

这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海,有一座灯塔在不远的地方伫立,陪它站着的,还有一面飘扬的红旗。

海的上方则是深邃的天空,不知名的归鸟划破天际,只留下一道渺小的背影,点点珠玉缀成白云片片,太阳任性地摔下万丈光芒,为天地镶上了一道金边。

我站在海的旁边,细细地看着,潮湿的海风点起万层浪花,“弄朝儿向滔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万人围观着与浪花搏击的弄潮儿的场景,顷刻于我眼前浮现。敲鼓呐喊的声音,啧啧赞叹的言语在耳畔回荡,海风悄悄地附在我耳边,诉说着当年的传奇。我竟听得入了迷,仿佛自己也站在浪尖,接受群众的欢呼与喝彩。像是又回到了当年那个文采耀目,有着千载风流的时代。

清澈的海逐渐变得平静,只偶尔听到海浪冲上沙滩的声音,这望不见底的海面下,应该沉睡着许多古老的秘密吧,我不禁想。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仿佛听见了人鱼公主在歌唱,仿佛听见了精卫在用嘶哑的声音向吞噬了她生命的大海宣战,日日夜夜的不懈努力使她愈发坚强。千百年来,精卫似乎还在这儿向人们讲述着当年的经历。我分明听见了她细弱的呼吸声在潮湿的海风中荡漾。

一片海,一个天空,世间最为辽阔的两个事物会聚于此,“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渺渺天地间,有的人只是扬起了灰尘,有的人只将足迹留下片刻,匆匆的旅人啊,为何不停下,听听大海神秘的声音?

我站在海边,听到了自己平稳的呼吸,听到了自己强有力的心跳,这是我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是如此真实的活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看那天空的飞鸟,看这大海的浩瀚,世界仿佛都投映在了这无尽里,包括我自己。

来吧,听听海神秘的声音,让这声音抚平心中的委屈和不甘,风浪过后,一切都回归最原本的模样。历史车轮碾过之后,海收藏了所有的秘密。

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走着,越大,也越红。只剩下灯塔伫立在风浪之中。红旗招展,像是举起了希望的火炬,照亮了我沾满尘灰的心。

愿每个浩瀚都归于渺小,愿你我成为自已的天地。听,大海的声音……



那声音特别澄明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陈乐卉

七月,在南京。

作为长三角地区的核心城市之一,这里有最完善的服务设施;作为蜚声中外的六朝古都,这里有最典雅的人文风采。博物馆外烈日炎炎,馆内却清凉舒适。

我随人流涌向每一个展厅,入眼是琳琅䁢然,入耳却只有诡秘的沉默。除却游客们嘈嘈切切的低语声和不时响起的快门声,寂静的气息在空中蔓延开来,与天鹅绒幕的黑、展厅灯光的白一起,构成这一件件历史碎片重归于世的背景。

我亦是俗人,读不懂这些文物背后的历史意义与艺术价值,只看见它们经岁月沉淀后不再明艳的色彩,只听见无际无涯的沉默。或许它们只是将刀光剑影、旌摇鬃飘深藏于眼底,不敢吐露王朝的秘密?又或许它们在红土深处长眠千年,至今仍未醒来?

这一座城市只是亘古地沉默着罢了,我怅然地想。那声音特别浑浊,如一潭了无生机的水。

此后的行程多是大同小异的明清园林、民国公馆。那里也有老窗旧砖,古藤低檐。只是沉默的气息扑开在每一扇老窗的玻璃里,蜗居在每一格旧砖的罅隙里,蜿蜒在每一枝老藤的脉络里,甚至隐匿在每一片低檐的瓦楞里……

沉默,让我闻而却步。

游览完最后一个景点,距返乡列车发车时间尚有一段闲暇,母亲便提议去距火车站不远的古城墙走一走。我们来得不巧,天边压了一层铅云,是暴雨的前兆。墙下,玄武湖一改前几日的纤秀柔美,转而烟波浩渺,涛接云天,如一只洞察世事的锐利鹰眼。

我伫立城头,忽觉历史的沉重感随气压骤降,顿生一种涕泗横流、提携玉龙的冲动感。双指抚过一丛不知生于何时的青苔,耳畔忽然响起万千声籁:

转轴拨弦,吟哦唱和,是缠绵的六朝风光;吹角连营,摇旗呐喊,是鼎盛的明初景象。我听见炮火轰鸣流民悲号的乱世,也听见汽笛高昂游人欢笑的新生。而最终,所有声音都如百川到海般归于寂静,化为耳畔的沉默。

才明白,古都的沉默从不是怯于表达或耽于休憩,而是岁月弹奏出的大音希声。才明白,往事与未来从不寂静,只待有心人俯身聆听——

那声音,特别澄明……

 

那声音特别荡人心潮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占珙伟

“喧嚣虫落香初起,小窗闲坐听茶声。”

                                                 ——题记

  

明媚午后,金光慵懒地在阳台里细细碎语,放下透出墨香的书本,我转身取出磁炉,烧上一壶开水,水底漾起极小的气泡时,取出一撮茶放进去。茶叶,在水中沉浮,慢慢地,茶在壶中翻腾的声音,轻轻的传入耳畔,香气便氤氲在屋子里,荡漾在心潮了。

像春风拂过花梢,像流星撕裂夜空,像串起破碎的记忆……

爷爷,在印象中,是钟爱茶的。

每当他闲坐在沙发上时,总会泡上一壶茶静静地聆听着,等待着,细细用舌唇品上几口,神情中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在他眼中,茶是一种独处,远离喧嚣,远离世俗,远离尘埃,去混沌而提神,去污腻而清新,去浮躁而致远。茶仿佛就是一生的挚友,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

起初,我并不太理解,一杯这样的茶水,竟值得爷爷品味,这样的声音竟值得聆听,后来,在亲戚们的交谈中,我才了解到,爷爷年轻时也曾意气风发,也曾在青葱岁月里追寻着自己的理想,而现在,步入老年,成家立业,生活也逐渐趋于稳定。休闲、娱乐成为了生活的常态,或许是怀想那段峥嵘岁月,或许是还不甘熄灭自己内心的火焰,茶,便成为了他心灵的寄托。

原来,在阵阵茶声里,藏下的是爷爷岁月沧桑里的豪气。有马鸣萧萧的孤寂,有骊酒临江的意气……袅袅茶香,挟岁月的踪迹,在眉间缥缈;多少喜怒哀乐,多少悲欢离合;多少成败得失,都蕴含在这一杯茶里,至今想起,仍然荡人心潮,热泪盈眶。

    “喧嚣虫落香初起,小窗闲坐听茶声”,在忙碌的学习之余,静静的坐在窗旁,心无旁骛,一心品茶,顺着缕缕清香滑过心海的轨迹,温柔的思绪渐渐远离喧嚣,回归于内心最真实的宁静,人生不正如此,即使坎坷、磨难、低谷都曾把我拽入黑暗,但我依然愿意以饱满的热情,微笑对待每一个恣意盎然的明天,依旧会回想过去的所有美好的记忆和热血滚烫的内心,不负韶华,奋力奔跑。

“最诗意的年华选择了最诗意的栖居。”茶声,那样荡人心潮。于是,在清香弥漫,茶声荡漾中中,头顶的星,心中的梦,脚下的路也渐渐有了清晰的模样。

迷茫时便听听茶声吧!挫折不过成为过去,明日,依旧艳阳当空,明媚无限。

那声音特别悠扬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1)班  李雨阳

清风素雅,吹落残红遍地;在天地白茫茫一片间,传出风琴的音韵,浅煮岁月流年,在时光中悠扬清澈。

六岁那年,我被父亲领进小镇的学校中。说是学校,实则不过是一户大院,四下环抱着几颗法国梧桐,正门处传来幽幽檀木的清香。走进门中,我见到了学校唯一的老师——一位白发苍苍却仍精神矍铄的老太太,以及一架古老的手风琴。自我记事以来,这风琴声每日傍晚必定悠扬在小镇上空,抚去人们心中的浮躁与一天的劳累。一向粗狂的父亲在老人面前却似温顺的小猫,尊敬地说:“老师,要让您费心了!”老人微笑着,抚摸着我的头顶,那一刻,檀木的香味扑鼻而来,使我感到安详。

此后的日子,我大部分时间都在院中度过。老人教三个年级,也教了三辈人。镇上大部分人都在这里启蒙、成长,也听着风琴声渐渐老去。

我并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孩子,每次捣蛋的人中必定有我。可她也不生气,只消轻轻看我一眼,那目光中似乎有无穷的魔力,责怪、无奈,但更多的却是慈爱,清澈如一池春水,我便不自觉地红了脸,垂头丧气地回到座位上自觉罚站。

那架手风琴,似乎是老人在我们心目中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记。每当琴声响起,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静下来,似乎小镇也抛开喧嚣,聆听这琴声。它时而如一汪泉水,清澈地欢唱着歌;时而如雪中的梅,诠释着傲雪凌霜的铮铮铁骨;时而似一片冰原,旷野是天地间茫茫的深远安详……但更多的时候,其中蕴含着浓得化不开的慈爱与关切。我的心灵如同在这琴声中,一次次受到洗礼,打磨心上的尘埃,卸去沉重的欲望。

从老人那儿,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的是做人的道理与对美的感受。

后来,从父母那得知:老人的子女一直想将老人接到大城市,可都被拒绝了。就这样,她送走了一批批学生,又即将迎来一批批学生。

在一个冬夜,琴声划破了小镇的沉寂,回荡着,可是显得急促、焦躁,不似往日,不一会儿,又停了。第二天,外面已是白雪的世界,而老人也去世了,素白的雪花仿佛面面灵幅。

时至今日,琴声仍在我心畔回荡,追述着老人的乐观、奉献与伟大的母性,穿过层层时光,飘荡在我人生的上空,悠扬空灵……


那声音特别令人想哭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8)班   邵可盈

    “有什么事不要自己憋在心里,一定要跟我说……”心中顿时涌入一阵暖流。晶莹的泪水不停地在眼中打转,可嘴角却依旧不禁地上扬。只是小声地回答道:“好,谢谢周老师…”。

天边镶起一条条金线,不作美的晨曦早已在黎明之时,蹑足踏上了明媚的山巅。橙红色的朝阳泛着金色的光亮,天边的云朵宛如女子抹上胭脂的嫣红的脸颊。新的一天,它来了!

早就已经依靠在窗边的我,仿佛在等着宣告死刑的那一刻,时间在我的心中是煎熬的,是漫长的……“咔”的一声,房门还是被推开了,我就知道又要回学校了,等待着我的是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的住校时光,面对与同学之间所发生的矛盾,成绩的大起大落。我心笼罩了重重黑暗,那黎明的光,好像从未穿透……

将东西放回寝室后,便如同认命一般,低着头,开始浑浑噩噩的校园生活。面对学习压力,我就像一条咸鱼一样,准备破罐破摔……

日复一日,时光从眼前逝过,从指尖流过,我就如同那个被它抛弃的孩子,怎么也跟不上时间的步伐。越来越重的黑眼圈,越来越颓丧的态度,我早已在时间的长河中迷失了自我。

“你过来一下吧!”周老师的话打破了我原本“规律”的生活。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脑海里仔细回想着最近是否犯了什么错,可当我收到否定回答时,心中不禁更加慌乱,心里猜测着到底是因为什么。

刚进门周老师便向我露出一个温和却憨厚的笑容。那微咧的笑脸,黑色的眼镜挂在脸上,可爱的像个孩子一样,不禁将我也逗笑。只听见他开口说:“最近是怎么了?状态有点不太好!”我顿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支支吾吾地回答不上话来。“没考好没关系,要总结经验,多刷题,和同学之间要好好相处……”慈爱的话语传入耳中。“知道了。”“住校生一个人在学校,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一定要跟我说。”这声音使人流泪。泪水止不住在眼中打转,周老师的一句话,打破了这么久以来我心中的黑暗,将即将掉入深渊的我,重新拉回到光明的地方。

笼罩着我的黑暗,在那一瞬间照进了那黎明的光。心中的暖流,对老师的感激无以言表,可都只化作了一句“谢谢老师”。转身离开办公室,看着老师的身影,只觉得心中充实,肩上沉甸甸的担子又回来了,并以微笑面对明天!

将所有的夜都归还给星河,将所有的零星都归还给疏疏篱落,将所有的迷茫与不前都归还给昨日的我。那声音激励着我向前,明日之我,胸中有丘壑立马振山河!

 

那声音特别令我心疼

九江晨光中学    初三(8)班    毛子琪

赤足将生活的利刺踩下,用生命将冰雪融化。

                                             ——题记

窗外寒风呼啸,声音大而凶恶,已至夜晚而母亲却还未回家。明明知道她要加班,不懂事的我仍一个个电话打去,应该是在忙吧,拨出去的十几个电话回应我的只有句冷漠又格式化的“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不耐烦地挂断电话,心中不停地抱怨。偌大的家仅有我一人,这种感觉倒令我觉得我是一位等待孩子归家的母亲,但心中的情感却大相径庭。

又是随手一个电话,本不抱有太大母亲能接听的希望,但出乎意料的是几声短促“嘟”声后,母亲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

“怎么了?孩子?”那声音真的是我母亲平日的吗?分明是干哑带着寒冷,寻问中带着不可控制的颤抖的。狂风拍打了一下玻璃,重重地,也在我心中拍打了一下,我哆嗦了一下,连忙回应到“啊,没什么事,只是好晚了您还没回家,担心。”“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母亲的话语轻松了一下,但隐藏不了的始终是那股寒冷,电话那头风也不停地呼啸着,似乎更加猛烈。“我马上就回家啦!你早点睡哦!”“嗯。”说完这句话,母亲便急忙挂断了电话。

我站在原地,虽然只穿着一件加绒衣,我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寒冷,家中是暖和的,四面墙抵住了寒冬里如刺一般风的穿透。先前的烦躁与抱怨在这个电话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混杂在那寒风里去了。忽而一阵温热,泪落在了我的鼻尖,又瞬间化为冰凉。母亲沙哑的声音在电话中更是被放大,苍老的像几近六十的老人,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会出现在一位中年妇女身上。

我的母亲本该如其他母亲一样,坐在家中享受小孩膝下承欢。但她却开着巨大的机械在寒风中用冻僵的手支撑这个家,她就是那墙啊!我的母亲,刺刃般的寒风硬生生的穿过您,您却未流出一滴血,未流露出一点儿痛苦的神情。您将血液化为温暖给了我,成为了一具空壳。从此我不会感受到寒冷,而您却冻僵在寒冷中。

我不是等待孩子回家的母亲,那份期待与温暖是我不能够触碰的。每一寸我所感受到的温暖都是我的母亲用她的生命去融化冰雪换来的,每一寸我所走过的平坦土地都是母亲赤足走过生活的利刺踩平的。

那沙哑的声音我始终不可忘记,在我心间,无时无刻不令我心疼。母亲,下辈子换我来给您温暖与保护,好吗?

 

指导老师:段芳



 


E-MAIL

chenguangzhongxue@126.com

电话:

0792-8110105  8138631

地址:

江西九江市庐山南路150号